叶子的树

这几天下班后看到的云,好看的有点过分

突然间想有很多钱

不记得已经是第几个晚上了,我就这样神情凝重地对着电脑,这样的表情好像持续了很长时间,大概从春天就开始了。过马路时,搭公交时,吃饭时……很多个细小的生活片段,我都很难平静对待。

我感觉自己像是丧失了快乐的感知力,所有的欢愉都只是短暂的,很快便陷入了无尽的沼泽。

有段时间,只要往床上一趟,泪水就不自觉地涌了出来,有时候是一滴,有时候是两三滴,像是熟透的果子很自然的从树上掉下来。

5月末的一个晚上,我在微信上跟老板说了辞职的事,他很生气地说道,“当初没想好,现在也没想好,早都跟你讲过了这份工作的性质……”。他说的这些让我觉得自己很差劲,这么久了,还是探索不出来什么。

其实,今年很早的时候,辞职的想法就在我心里发出了嫩芽,但家里发生了一些事,我没办法立刻辞职。就这样拖了下去。我的工作主要是协助老板娘,老板娘6月份又得回家待产,这也是我开不了口的原因之一。原以为至少我可以熬到冬天的,谁知那个晚上还是爆发了。虽然我在这头无比自责,但心却立刻松了下来,就像燥热的天气里喝到冰水一样,畅快无比。果然很多时候,一个人很难消化的压抑,说出来就全好了。总是自己瞻前顾后,确实不明智。

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,老板找我当面聊了辞职的事,让我8月底走。那个时候,老板娘已经出了月子。我本就没有打算立刻走人,毕竟他们人很好。想着早晚都是要走的,越早说越好吧。末了,他补充道,“我还是希望你考虑好接下来要干什么再做决定,如果那时还没想好,也可以再干着。”这话让我有一些感动。不得不说,人终究是因为人觉得温暖。

知道自己要离开的日期,是一种很奇特的感受。我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。先是在网上买了接下来想从事的工作相关教程,又去图书馆借了一些工具书,还想着应该再学学思维导图。人有了知识和技能,多多少少会增加安全感。虽然到此刻为止,我还是不坚定对下一份工作的选择,我只知道我需要一份有成就感的职业,薪水也并不是差不多就可以。

过去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,从没有想过要扎根某一个地方。总之我在哪里家就在哪里。上学的时候,我的家是宿舍。毕业后,我的家是租来的房子。只是突然有一天,我有了想在某个地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的愿望,也逐渐清醒认识到,很多烦恼都可以用钱解决,然后便对钱有了欲望。

上学的时候,很多女孩大概都幻想过长大后要成为那种每天画着精致的妆,穿着限量款的高跟鞋出入在各种高档办公楼的职业女性,她们身上仿佛有着怎么也使不完的劲,上午还在北京,下午就去了香港,嘴里谈的永远是这个项目那个项目,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闪闪发光。可我真的可以成为这样的人吗?我好像还是更喜欢平底鞋和人字拖。但是如果往这样的方向靠近,似乎可以赚到很多钱,于是好像也可以去努力一下嘛,毕竟人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?我为总是没有个像样目标的自己这样打气。

不知道你们的26岁过着怎样的生活?有没有成为理想中的自己?我很羡慕那种从小就有清晰目标的人,比如想考北大清华,然后就真的考上了,我从来都没有那种远大理想,唯一在大家看来值得称赞的梦想大概是成为一名医生,只是后来随着高考志愿的调剂便破灭了,如今真正想过的生活似乎有些虚无缥缈,至少暂时够不着。我身边也没有人这样活,因此我妈也正在费劲地想把我拉回正常轨道。

前段时间,她开始起琢磨着给我介绍对象,目前已经说了两个。虽然我心里拒绝,但不好驳了她的情面,就随她去。我知道她在努力想为我做点什么,她总觉得亏欠了我,仿佛我这一生要是过不好,全是她造成的。其实,我反倒觉得自己对不住她。只是我们都不擅长表达,很多心结也从此种下。好在的是,自从有了弟弟,我和妈妈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我们在对方面前开始有了孩子气的一面。这些对象最后自然也不了了之。

对于很多人因为年龄的逼迫而想要的家庭,我没有任何期待,但我也不是什么不婚族,我只是还有很多想要一个人去完成的心愿。当然,也或许是因为没有遇到可以一起去实现的人。

夏天晴朗的早晨会格外明亮,很早的时候粉红色的朝霞就已经涂满了天边。我住在高架附近,从早到晚都是忙碌的汽车声,虽然住在30楼层,但还是觉得那一辆一辆的汽车仿佛是从窗前驶过的。

早上6点,我突然醒了,已经天光大亮,但睡意朦胧,翻了个身,又继续沉沉睡去。不到一个小时,手机闹铃声开始吵个不停,我懊恼自己忘记调整,这是不用上班的周末。

近来一阵子,我常常忍不住熬夜,其实什么也没干,不知都在什么事上耗掉了时间?常常等反省过来,已经夜深,便只好带着悔意睡去。于是,计划要看的书和要学习的课程,都没有特别大的进展。第二天又带着自责醒来,心想着今晚一定要按计划行事,事实上,很多时候还是做不到,规划好的生活总是会被莫名其妙地打乱。我知道,我丧失了自控力。

我开始把日子弄得一团糟,比如一到周末就疯狂吃各种食物,工作上也连续出现了一些失误,这种对生活的无力掌控感让我对自己一次又一次失望。我不知道一个人究竟积压了多少情绪,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。我觉得自己仿佛跌入一片荒芜,什么都没有,有的只是无边的原野。

人在脆弱的时候,似乎会格外怀念一些人和物。那些回不去,让人更加遗憾,那些得不到,也让人更加觉得糟糕。

那天,我在微信上问一一,“有没有很想家?”

她干脆利落的回答,“居然没有,以前还总想某个时间点逃回去过过,但现在真没有。”

“嗯,这样挺好,说明你对现状满意。”我在心里想着。

那么我呢?好像不那么乐观了。我原以为我可以一个人面对很多,可现在突然间很小的事情,都能让我溃不成军。

我开始想念外婆,幻想着春天的早晨和她去菜园种菜,夏天的傍晚和她在院子里乘凉,秋天的午后和她在厨房包饺子,冬天的黑夜和她在火炉边吃烤番薯,还想给她拍很多很多好看的照片,明明这么微小的愿望,却很难实现。

每次给外婆打电话,在要结束的时候,虽然她嘴上说着,“好,那我挂了”,但事实上都要再等上一分钟左右,在那空白的几十秒里,我在电话这头沉默着,想象着她坐在床边举着电话的样子,直到那边一阵滴滴滴忙音的传来,我才挂断电话。

我想外婆应该更加思念她带大的孩子吧,老人可以排解的方式更少,她不像我可以看书,可以拍照,可以写文章,还可以去远方,而她只能将所有情绪,好的坏的都消耗在生活的一地鸡毛里。想到这里,我更加迫切地想要有很多钱,于是巨大的焦虑感随之袭来,让我有点透不过气。

我知道无论此刻多么难受,这些坏情绪都会过去的。就像星期一过去了,星期二一定会到来一样。它只是需要时间,只是需要时间......